朱振華 張峰 張萌萌
   趙連雲在指認現場
   趙連雲被警方帶走
  “砰、砰”,兩聲槍響,兩個家庭頃刻間土崩瓦解、破碎了。一個男人命喪黃泉,一個男人身陷囹圄。
  隨著改革開放,我國打工潮的持續興起,許多農村男人懷揣著發財夢,離開家園到城市打工,與留守在家的女人長期分居,感情淡漠,這樣的家庭能經受住夫妻分離的考驗嗎?一場畸戀,一樁血案,看似簡單的凶殺案,暴露出農民工外出打工時,不得不面對的夫妻兩地分居的尷尬現狀以及諸多問題。在打工潮的背後,留守人員的故事,總是讓人心中沉甸甸的。
  小村血案
  2014年8月24日下午5點左右,河南省南陽市河營村,兩聲沉悶的槍響打破了往日的寧靜。緊接著,“殺人了”、“殺人了……”一聲聲凄厲的叫喊聲飄蕩在整個村莊的上空。地里幹活的人們被嚇了一跳,紛紛扔下農具,向叫喊聲傳來的方向跑去。
  在趙連雲家的正屋內,一個男人俯卧在沙發附近,身下全是殷紅的血液。地上扔著一把沾滿血跡的斧頭和一支自製的土槍。旁邊,一個女人獃愣著坐在地上,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。另一邊,這家主人趙連雲正一邊擦著滿臉鮮血,一邊鎮靜地撥打報警電話:“喂,是110嗎,我叔想強姦我媳婦,被我打倒了。”
  很快,警察和醫護人員趕到現場,對俯卧在沙發邊的男人趙栓進行搶救,卻發現他已經氣絕身亡。
  這個小村莊民風淳厚,不要說殺人案件,就是打架、盜竊的事情也很少聽說。全村的人對這場血案議論紛紛。
  當天夜裡,警方將趙連雲和他的妻子王蕙蘭帶走。
  離家打工
  死者趙栓和殺人者趙連雲是一個村的鄰居,還是一個家族的,論輩分,趙連雲應該管趙栓叫叔叔。平日里,大家都在一個村裡生活,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日子倒也平靜,哪一家有什麼紅白喜事,家家戶戶都去幫忙。
  雖說有時會有磕磕碰碰的矛盾,“張家長,李家短,雞子啄傷貓的眼”的情況也時有發生。由於大家的互相包容,鄰裡之間基本上都是相安無事。
  平日里,家家戶戶都在為掙錢而努力。有的人外出打工掙得了自己的第一桶金,他們成了村裡最早發家致富的人。他們這些人回到家鄉,就把房子重新建造一番,並且購置了很新潮的家用電器,過上了富裕的生活。村裡沒有外出的人很羡慕,仿佛外面的世界到處都是錢,打工好像是在外面撿鈔票一樣。
  今年47歲的趙連雲,家在312國道旁邊,雖說交通方便,但是由於缺少資金、缺乏技術,始終沒有發財的機會,家裡的日子一直過得緊巴巴的。
  看到村裡的人有的外出打工,有的出門做生意,有的在外學習後回鄉搞種植、養殖都發了財,趙連雲坐不住了,也想外出跑跑,改善家裡的現狀,早日實現自己的發財夢。
  抱著這樣的想法,與妻子商量之後,趙連雲踏上了打工路。
  那年過完春節,趙連雲經過準備,和同村的伙伴們在親人的關註下走出家門。數年來,他南下廣東,北上北京,到過很多地方打工。由於趙連雲有力氣,能吃苦,經過幾年的打拼努力,腰包漸漸鼓了起來,掙了不少錢。家裡的傢具和電器一一置辦到位,小家庭也紅紅火火起來。
  然而,有一年,趙連雲打工回來,與幾個朋友喝酒的時候,脾氣比較暴躁的趙連雲和朋友們搞得不歡而散,趙連雲失手將其中一個人打傷,後來被原河南省南陽縣法院判刑六個月。這件事,讓趙連雲後悔了很久。後來,他到當事人的家裡道歉,取得了對方的原諒。
  在以後的日子里,大家還是好朋友,經常一起外出打工,這也應了中國的一句老話,在家靠父母,出門靠朋友,靠老鄉。大家在外面互相有個照應,互幫互助。由於大家都知道趙連雲雖然脾氣暴躁,特別是喝醉酒的時候,但是他心地不錯,老鄉們還是把他當作好朋友。所以,有時鬧紅臉的時候,大家都互相忍讓,也沒有放在心上。
  紅杏出牆
  然而,由於趙連雲常年外出打工,家裡的許多事情都落在妻子王蕙蘭的肩膀上。今年48歲的王蕙蘭忙完家裡忙地里,一到農忙季節,特別是割麥和秋收的時候,一個人更是忙得不可開交。此時的王蕙蘭非常希望家裡有一個男人,她真正體會到再弱的男人也是一座山,有些活離開男人確實沒法完成。
  這時,趙連雲同村的一個50多歲的鄰居趙栓出現了。
  按輩分,趙連雲叫趙栓五叔。趙栓看到王蕙蘭總是一個人忙前忙後,主動上門幫助王蕙蘭幹活。王蕙蘭非常感激趙栓,因為兩家是多年的鄰居,趙栓又是長輩,她便沒有多想。但是,心懷鬼胎的趙栓早已盤算好了,想利用這些小恩小惠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  趙栓今年已經過了知天命的年齡,由於自己的孩子外出打工,家裡的很多農活都需要自己去完成,所以他就在家裡安心地打理家裡和地里的活計。家裡一切都不缺,生活水平也提高了。俗話說:“飽暖思淫欲”,雖說趙栓年過半百,可是,他還是希望哪一天有一場艷遇,那樣人生才沒有白過。
  每次幫助王蕙蘭,趙栓都在琢磨,如何讓王蕙蘭成為自己的情人。
  終於有一天,趙栓鼓足勇氣打電話給王蕙蘭,說他是怎麼喜歡王蕙蘭。
  聽到這些令人肉麻的表白,開始王蕙蘭確實是心驚肉跳,面紅耳赤。但是,她覺得,趙栓是自己的長輩,也只是說說而已,是開玩笑的。因此,她也沒把這些當作一回事。
  趙栓打過這個電話以後,心裡有些害怕,生怕王蕙蘭找自己的麻煩,或者當面質問自己,讓自己下不來台,名譽掃地,那才是得不償失。他曾為自己的孟浪和莽撞而心神不寧。但是,等了一段時間,趙栓看沒有什麼動靜,心中的欲望又開始膨脹。
  後來,他陸續又打了幾次電話。而王蕙蘭接過電話之後沒有任何的異常表現,雖然沒有表示同意,但是也沒有大吵大鬧。趙栓感到沒有什麼危險,認為是女人的矜持使王蕙蘭沒有答應他,他覺得魚兒已經上鉤了。於是,他就決定孤註一擲。
  2011年的一天,王蕙蘭正在地里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,趙栓突然到地里找她。王蕙蘭以為趙栓是要幫她幹活,誰知一見面,趙栓就一下子把王蕙蘭摟在懷裡,很溫存地對她說:“我真喜歡你,早就想跟你好了。”
  王蕙蘭起初被嚇了一跳,但她想到趙栓經常主動幫助自己幹活,自己沒有辦法報答趙栓,而丈夫總是不在家,在家的時候愛喝酒,喝完酒經常打她,遭受家暴的她滿肚子的委屈沒處傾訴,眼前這個男人,總是在自己有困難的時候主動來幫忙,照顧關心自己。想著想著,王蕙蘭就倒在了趙栓的懷裡,兩人當天就在莊稼地里發生了關係。
  事後,王蕙蘭覺得對不起丈夫趙連雲,沉重的負罪感讓她備感煎熬。但是,每當丈夫回來喝醉酒後打她,她心中的怨恨就迅速升起,在此消彼長中,心中那份自責便迅速消失。幾年來,她和趙栓多次趁趙連雲不在家發生關係。
  發現端倪
  俗話說,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,紙里包不住火。
  王蕙蘭和趙栓的事逐漸被村裡人知道。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趙連雲打工回家,走在村裡總覺得有人對他指指點點,說話意有所指,他料定村民們不會空穴來風,家裡肯定有事。
  2014年的一天,趙連雲外出回家,發現趙栓從自己家裡鬼鬼祟祟出來,然後,慌慌張張地走了,連個招呼也沒打。他感到非常奇怪。
  趙連雲一進家門,就問王蕙蘭,趙栓今天來家裡乾什麼?王蕙蘭說,他是來歸還前幾天借走的鐵杴的。
  趙連雲說,兩家相距這麼遠,趙栓為什麼捨近求遠,到咱家來借東西?但妻子一口咬定他就是來還鐵杴的。
  苦於自己沒有證據,趙連雲也沒多說什麼。
  8月24日中午,趙連雲約上本家的幾個兄弟一起吃飯喝酒。吃飯間,幾個兄弟把村裡關於王蕙蘭和趙栓的風言風語告訴了趙連雲。趙連雲聽後怒火萬丈,馬上要去找趙栓算賬。大家連忙攔住他,勸他回家問問,如果情況屬實,離婚算了,現在沒有必要因為這樣的事情犯法。
  可是,心中盛滿憤怒的趙連雲,既聽不進去大家苦口婆心的規勸,也拗不過心中的那道坎。他越想越氣,喝完酒以後,一步三晃向家裡走去。
  趙連雲失魂落魄地回了家,想起自己這麼多年在外吃苦受累,妻子卻在家背著自己偷人,給自己戴綠帽子。他越想越氣,喊來王蕙蘭對質,追問她在自己打工期間有沒有做對不起自己的事情。開始,王蕙蘭果然矢口否認,並生氣地反問:“我怎麼了,乾什麼事了?”
  看妻子竟然不承認,盛怒之下,趙連雲失去了理智,把王蕙蘭摔倒在地,用腳狠狠地踢,並把腳踩在王蕙蘭的脖子上,不讓她動彈,還拿起家裡的小板凳毆打王蕙蘭。半個小時後,王蕙蘭的頭髮掉了一地,眼皮也腫了起來。
  趙連雲再次問她:“村裡人都說你和趙栓關係不清不楚,你們到底有沒有事?你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,不見棺材不掉淚呀!”
  此時的王蕙蘭已經被嚇得膽戰心驚,覺得如果不承認自己是難活過今天了,反正橫豎趙連雲都知道了,不如就承認了。
  趙連雲聽後,怒不可遏,衝進東屋拿出一支土槍就要打王蕙蘭。王蕙蘭嚇得跪在地上連連求饒。
  趙連雲沒有真的開槍,他讓王蕙蘭馬上給趙栓打電話,約他到家裡喝酒。
  在趙連雲的威逼之下,王蕙蘭只好聯繫趙栓,讓他立刻到家裡來。
  後來,趙連雲對辦案人員說,這支土槍是很多年前他父親自己製作的,當時是打田地里的野兔用的。在父親過世以後,這支槍一直被他珍藏起來。雖然國家多次開展禁槍行動,但是趙連雲對這支槍喜愛有加,覺得這支槍寄托著他對父親的思念,留著是個紀念,始終沒有交出去。
  命喪黃泉
  趙栓對情況還一無所知,聽說趙連雲要請他喝酒,馬上欣然赴約。
  當趙栓趕到趙連雲家,看到情況不對時已經來不及走了。他連忙和王蕙蘭一樣跪在趙連雲面前懺悔自己的過錯。趙連雲看到趙栓也親口承認了和妻子的姦情,一時憤怒得無法遏制,拿起土槍瞄準趙栓要打他。
  趙栓眼見形勢危急,順手拿起旁邊的一把斧頭,轉身想往門外跑。趙連雲掂起槍緊跟著追,趙栓回手一甩斧頭砍向趙連雲,趙連雲頭部中斧,鮮血立刻從趙連雲的頭上流下來。
  趙連雲沒想到,之前還跪在地上求饒的趙栓,此時竟然敢出手,膽敢用斧頭砍自己,不由得怒火中燒。他對趙栓怒吼道:“你還敢砍我,今天你就是天王老子也跑不了!”說完,朝著趙栓的後背開了一槍,趙栓頓時趴在地上。趙連雲又往土槍里裝上子彈,又對著趙栓的頭部開了一槍。
  看到趙栓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,趙連雲這才想起報警。雖然他極力掩飾,想用趙栓要強姦妻子、自己為了保護妻子才開槍的謊言矇混過去,卻在警方抽絲剝繭的質問中最終道出了真相。
  8月25日,南陽市公安局漢冢派出所對趙連雲刑事拘留。9月9日,南陽市宛城區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對趙連雲批准逮捕。等待趙連雲的是法律的公正裁決。
  (文中除趙連雲均為化名)  (原標題:他朝第三者開了槍)
創作者介紹

味力昭人

qo65qopfr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